当前位置:四川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长篇小说《惊蛰》:不懈追求生命的突围

2021-03-31 17:06作者:redadmin

作者:吕嘉成(单位:四川省社科院文学与艺术研究所)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当代中国伟大变革的起点。春雷乍动蛰虫振,新风抚暖万物生。自上而下的改革开放,不仅深刻变革了城市与农村的社会面貌,也深远影响了无数人的生命历程。杜阳林的长篇小说《惊蛰》(《十月》杂志2020年第6期),延续四川乡土小说的悠悠血脉,施展持重沉稳的笔锋,以因时代风云而生新变的川北观龙村为舞台,刻画了以徐秀英家、陈金柱家、孙铁树家、韩老师家为代表的村民群像,突出云青、云鸿、采萍等年轻一辈把握新时代赋予的机遇,勇敢实现生命的突围。作品风格质朴,语言蜀味浓郁,将历史与时代的足音注入一片土地上的爱恨情仇,彰显了个体生命向善、向上的强大力量。
《惊蛰》的故事并不曲折复杂,主要内容是丧夫的徐秀英苦苦支撑生计,独自拉扯五个孩子长大。孩子们在成长中,不断寻找属于自己的生命道路。作者用具体事件、行动与语言塑造了各具身份特点、鲜活可感的人物群像。
徐秀英一家是作者集中笔力刻画的中心家庭。在家庭内部,作者也写出了家庭成员的不同个性,展现了一个家庭的丰富面貌。徐秀英是一位令人敬佩的母亲。面对村邻的欺凌时,她隐忍宽厚。面对生活的重负时,她不畏劳苦,本分老实,在艰苦谋生的同时教育儿女走正道。凌云青是小说的主人公,从小坚毅勇敢,聪慧早熟;单亲家庭的不易让他不得不成熟懂事,嗅到社会风气的微妙变化而卖玉米棒贴补家用,可见机敏勤劳;初二辍学之后,一直没有丢开书本,一路自学破格参加高考,最终考上大学。云青的善思好学成为改变命运的最好武器。云鸿和云白虽同为凌家兄弟,但个性完全不同:云鸿虽为大哥但少了一份为家的担当,性格刚烈,行事冲动,爱耍小聪明;云白年幼,纯真可爱,善良无邪。采萍和采芹一对姐妹,既是妈妈的好帮手与知心人,也是弟弟们的守护神,为凌家无私付出。
不同的情感决定了人物之间的聚合离散,善与恶的交锋展示了乡村社会的本真与复杂。小说的结构以徐秀英一家人为中心,联结观龙村各色人物,书写了善恶交锋、爱恨交织,充满生命的原生张力。徐秀英一家是血脉相融、相濡以沫的亲情。福喜婆婆、上官云萼与“老爷爷”对徐秀英一家是守望相助的乡邻友情,代表了人情社会中淳朴善良、明理友爱的光明力量。刘翠芳、陈金柱一家和岳红花、孙铁树一家对徐秀英家百般刁难则是各有各的“梁子”:陈金柱本是凌家养子,年轻时就仇视凌云彬,妻子刘翠芳蛮横泼辣;孙铁树年轻时爱慕徐秀英,岳红花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视她和她的孩子为眼中钉。采萍和小木匠是自然而发、惺惺相惜的爱情,云青与细妹子则是同窗友谊与爱情的朦胧。
杜阳林身兼数职,仍然坚持文学写作。他出身川北贫瘠乡村,4岁失怙,母亲独自抚养7个儿女。他13岁就辍学,但仍然不忘学习,最终通过自学参加高考,考取大学。过往的苦难经历是作家的人生财富,也是作者文学创作的宝贵养料。《惊蛰》塑造了带有自传色彩的主人公云青,诸多经历和作者的真实人生息息相关。云青年幼失怙,每日吃红苕果腹,走街串巷卖米花糖赚学费,身患腿疾徘徊在生死线上,被江湖郎中神奇地治好,自学考上大学等种种经历,都是作者杜阳林自己的真实经历。人生苦难的真实经历与复杂情感的真实体验,都为作者成功塑造云青这一形象提供了坚实基础。
作者熔真实人生与文学虚构于一炉,使个人成长与时代发展共振。《惊蛰》真实书写了普通人在时代风云的变化中依靠知识与劳动改变命运的蜕变历程。无数像采萍和小木匠、云鸿、云青一样的年轻人,怀揣理想与希望,眺望远方,在当时或是在现在,积蓄力量实现生命的突围。
《》(2021年03月31日 14版)

标签:

标签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
女生原味内裤香港验血